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國家發展藍圖中的一項重大戰略部署。國家於今年2月18日頒布《規劃綱要》,標誌着大灣區建設邁上新台階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認為,香港是大灣區內最開放和國際化的城市,更享有「一國兩制」的優勢。不過,面對反修例運動的影響,港人對內地深感抗拒。政府如何處理推廣大灣區的工作?

交通便利發展潛力高 市場具吸引力

粵港澳大灣區由廣東省九個城市和港澳特區組成,地方面積達56000平方公里,人口超過7000萬,生產總值達16000億美元。地區經濟發展潛力大,開放潛力高。

現時大灣區已有高鐵、港珠澳大橋,為香港帶來不少便利,香港坐高鐵去肇慶只需80分鐘。隨着蓮塘香園圍口岸開通,深中通道將於2024年落成,未來五至十年的地區交通將更為便利。「你可以看到的是交通基建的改善,距離縮短後,發展空間大大增加。你想像將來如果在大灣區生活、工作,甚至退休的選擇多了。」

聶德權認為在大灣區創業吸引力較大。「在內地城市,當你有很多產品的概念,如果能轉化成產品,又能照顧市場需要,你的發展空間很大,因為大灣區是超過7000萬人口的市場。對於有興趣創業的年輕人,無疑很有吸引力。」

大灣區有青年創新創業基地,提供相關政策和措施,過來人分享創業過程和市場情況。廣東省政府提供補貼和津貼,減低創業初期的難度。政府也提供人才公寓,解決創業者住宿問題。2019年5月,深圳、廣州、佛山、東莞等地建立十個創業基地,往後會更多。香港設有青年發展基金,資助內地創業人士。

「大灣區創業優勢互補的特色明顯,透過香港的大學科研力量,再加上科研意念轉化成具體的生產,透過內地基地的產業鏈,接連起來。如果創科方面發展更大時,年輕人就業空間更大。」

香港一國兩制 可優勢互補

聶德權認為大灣區最大特色是兼備內地和香港的制度。要發揮灣區的潛力,就是要發揮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經濟、法律、社會制度,並與內地制度互相結合,優勢互補。「如果一國兩制實踐得好,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潛力能發揮出來。」

大灣區政策下,一國會否凌駕兩制?聶德權回應,香港在一國兩制制度下,一國永遠是基礎,但大灣區給予新的空間和選擇,與一國兩制沒有牴觸。他認為現時香港在法律、知識產權保護制度、司法獨立都有優勢,需要繼續發揮、鞏固和提升。

聶德權表示,大灣區發展對香港來說,有兩個好處。第一,促進經濟產業發展。內地有龐大市場,有製造基地,加上香港的科研實力和專業服務,兩者優勢能發揮。在一國兩制前提下,這樣發展方式,並沒有障礙,更能發揮經濟產業優勢。

第二,大灣區發展給香港人有一個更大的生活和發展空間。年輕人在內地創業和創新方面,有很多發展的機會。「對於有興趣,有很多新念頭的年輕人,可將念頭轉化成生意,有龐大的內地市場發揮。」

反修例爭議無阻大灣區政策

聶德權表示,政策工作從來沒有停頓過,不會因為現時氣氛和社會情況而停下來。「我們的工作重點裏,在任何領域上,持久推出新的政策,這工作一直沒有停頓過。」

政府一直做好政策突破和創新,為港人製造一個合適的環境,抓緊國家發展的機遇。「我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做好政策的創新和突破,讓大家有一個好環境方便去讀書、工作、創業、生活、退休、吃喝玩樂。另一方面,如何發揮好兩地不同制度的優勢,令整個灣區經濟發展更加蓬勃,就業選擇更多元化。」

特區政府一直向中央政府爭取一些便利港人措施,給他們未來生活和發展空間。例如在香港開設內地銀行戶口、流動支付戶口。今年底港人用回鄉證在內地享用醫療、教育、社保、金融、運輸等服務。

籲年輕人到內地親身經歷

從反修例運動爆發至今,聶德權認為,很多年輕人對國家的認識和了解可能存在負面的印象,事實上愈來愈多年輕人在內地讀書和尋求發展的機會。隨着交通基建的方便,與大灣區的往來愈來愈多。希望他們願意以開放的態度去了解內地的發展情況。

「對年輕人要有耐性,希望他們保持開放的態度。每一個人會對內地有不同的看法,這些看法源於經歷、成長背景、所接觸的資訊,但我覺得最實際的方法是親自去內地走過、聽過、傾過,這是最直接和有效的方法。」

聶德權曾駐京兩年,他認為相比單方面接觸資訊,到當地生活過的體會深很多。他建議香港中小學與大灣區姊妹學校結盟,或在內地做義務工作,加深國家的認識。他建議大學生在內地企業實習,在工作和生活上與當地人交往,對國家有更深刻了解。

「我們最重要是向任何人提供機會,包括年輕人,如果願意到內地走走或者做實習,了解情況,讓自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,他們或會有全面的看法。國家地方這麼大,人口這麼多,面對的問題和挑戰非常大。要全面地看,得出的結論和考慮或許會不同。」

很多香港人的故鄉都是大灣區城市,從前鄉土觀念濃厚,經常回鄉過節祭祖,但近年淡薄了,政府如何喚起鄉土精神?聶德權認為新一代鄉土觀念比過去薄弱得多,用鄉土觀念推廣大灣區較困難。但政府可透過大灣區不同城市的文化、歷史、廣東話傳統、新潮去處等,更能吸引年輕人。「不同的人有不同興趣,只要多接觸多走動,就會對大灣區有感受。」

香港的年輕人是否要到大灣區內地城市發展?聶德權認為是個人的選擇,不會人人都如此。「香港也是大灣區的一部分。我們透過人才培訓、專業知識,發揮制度優勢,令香港經濟社會民生各方面有改進。對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有幫助,這就是雙贏的局面。」

提供好環境留着人才

有人擔心粵港澳大灣區會否淘空香港,令香港人才流失。聶德權覺得從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來看,人才基本上是流動的,哪裏有發展的機會,人就會去這個地方。「香港如果有一個平靜的環境,便利的營商環境,良好的生活環境,自然會吸引人才。」

每年香港的大學培訓很多畢業生。我們年輕人面對大灣區的發展,面對國際上的競爭,最重要是了解和認識香港本身制度。我們對國家發展情況和國際動向,也需要掌握及了解。他認為不同專業領域要提升服務水平,吸引和培訓更多人才。「香港培養不到好人才,留不住了好人才,有好的硬件和發展都會受到限制。」

香港認識自身優勢 無懼深圳競爭

2019年8月18日,中央政府支持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,對香港有何啟示?聶德權回應,深圳一直以來改革開放40年裏變化很大,城市未來發展很有規劃。深圳成為先行示範區,並非突然的事。新政策勾劃出未來發展的方向,配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。

聶德權指出深港合作創科發展、金融服務、專業服務領域相當突出。他認為每個城市都要自己發展的特色,應循着「大家一起做大個餅」的角度發展,互補優勢。

香港面對深圳強勁的對手,如何急起直追?聶德權認為,最重要是大家要認識清楚各自的優勢。香港角色功能定位,要掌握清楚。在一國兩制原則下,香港作為國際貿易商業中心、航運中心、航空樞紐、專業服務、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。法治、知識產權保護制度、司法獨立有優勢,好好保護和鞏固。「每個城市之間的競爭永遠存在,只要是良性競爭,我們從來都不應害怕,應各自努力。競爭應該成為動力。」

未來政策重視創新科技發展

聶德權指出大灣區未來發展有三方面:市場化,發揮市場功能;法治化,按照法律制度,製造好的營商環境;國際化,加強國際聯繫。

今年2月公布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,重視創新科技、金融服務、青年發展。發展綱要裏整整一章論述生態環境,怎樣在大灣區裏做好環境保護、生態保育、運用新能源發展。特區政府在環境局牽頭下做一個整全的發展規劃,與廣東省和中央相關部委協調,做好這一方面的工作。

在基礎建設上,去年高鐵連接香港,港珠澳大橋開通,未來蓮塘香園圍口岸將會開通,基建設施相繼落成。日後怎樣在使用上更為便利和流通。「我相信未來香港車透過港珠澳大橋去內地會更方便,通關更為簡化。」同時政府正策劃配套設施,改善當地的醫療和教育。

金融服務領域上,現時跨境金融互通已有基礎,未來繼續發展。如何促進跨境資金流動,方便香港市民在內地生活。保險行業上,正在研究在大灣區內建立售後服務中心,方便支援灣區人士,有利行業發展。

專業服務領域,特別是法律服務。在深圳前海有很多法律服務實施先行先試模式。最近律政司與內地在律師事務合作上有新的政策,方便香港法律界在深圳發展。

創新科技發展是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發展的一環。聶德權表示,政府在創科發展方面,各方面投資超過1000億元。現時港深創新科技園在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,約0.87平方公里。

最近廣東省科研資金過河給香港科技大學使用。中科院兩個屬下機構在香港科學園落戶,一個是醫療機構,另一個機構是人工智能與機器人。設立兩個創新科技平台。香港將成立「大灣區院士聯盟」,推動區內的兩院院士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。「在粵港澳大灣區裏,香港的科研研究,配合內地生產和市場,幾方面的結合與發展的潛力,更應用好這些機會,好好發展。」

轉載:https://www.thinkhk.com/article/2019-12/02/38029.html